"中国好人"校园侠医txt谢元恒 华声在线常德站

亚美电子游戏

2018-10-28

华声在线常德站由湖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▓,以杨溪桥乡是桃源县南部的山区乡镇,220千伏黄德线(2016年更名为黄善线)穿境而过,是凤滩电厂的重要电能输送通道▓。

黄德线1978年投入运营,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,不通车、没有路,住在线路附近的谢运堂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就主动把自己简陋的家当成了巡线员的歇脚处▓。 1981年开始,谢运堂干脆干起了义务护线工,谢元恒看着父亲谢运堂巡线护线太累,就挤时间和父亲一起爬山涉水义务护线,父子俩天天带着柴刀和锄头上山去,修筑巡线路,清理风险点。 谁想到谢元恒这一护就是36年▓▓,这一护就是祖孙三代。

2006年▓,谢元恒的妻子患上尿毒症,在深圳打拼的儿子谢志勇毅然放弃了多彩的城市生活,回到他熟悉的大山▓,和父亲一起守护这山中的电能“血脉”。 护线结缘黄德线1978年投入运营▓▓,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,几十里鲜有人家▓,电力部门巡线员的吃住行都是大难题▓,工作异常艰辛▓▓。

在深山中打柴放牛的谢运堂经常发现巡线员在山里疲劳作业,连口热饭都吃不上,朴实的他便主动将自己的家让作巡线员的落脚点。

看到谢家条件差▓,就有巡线员建议谢运堂担任茶庵铺到寺坪的义务护线员▓▓▓,按照国家规定有每米几分钱的维护补助▓,多少还可以补贴家用,谢运堂几经考虑,才应承下来,他说钱多钱少无所谓,能为大家做点事情他就很高兴。 于是从1981年开始,谢运堂干起了义务护线工,他守护的298-331号杆线路直线距离有13公里,都在崇山峻岭之间,实际距离就远了一倍不止▓,有时候还要边走边砍边挖,工作强度非常大,即便只是走个来回,也要花上一整天时间,虽说连临时工都算不上▓▓,谢运堂却将护线当作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光荣事业,直到临终也不忘叮嘱儿孙要将护线坚持下去。

子承父业1977年,28岁的谢元恒结束了5年的军旅生涯,回到了老家。 从父亲谢运堂开始领巡线员回家歇脚开始▓,他就从旁帮助父亲。

父亲开始义务巡线,谢元恒就主动多分担了家务和农活▓,怕父亲一个人巡线不安全,他一有空就和父亲一起爬山涉水义务护线。

2003年,谢运堂突发中风,丧失行动能力,2013年病故。

此前给父亲打下手的谢元恒正式独自承担下护线责任。 自己和儿子一半以上的劳动时间都用来护线,谢元恒说,也许拿护线的时间和精力扎竹扫把卖钱,家里的年收入还可以增加1-2万,但守护国家财产▓▓、守护城乡万家灯火的这份护线事业实在难以割舍。

平常的护线任务重▓,每年年三十▓▓、七月半▓、清明节▓▓,上山放炮祭祖的人很多,防火意识又没那么强,鞭炮还在响人就离开了,谢元恒都会加强巡护。

电线下、不能长柴不能长竹,春天竹子长得快,也是谢元恒最忙的时候▓。

一个清晨,谢元恒照常去护线,看到一根竹子长得快接近电线了▓,他举刀一砍▓▓,在嫩竹被砍到的同时▓,一道电弧嗖的窜上了谢元恒的柴刀▓,谢元恒连忙就地一滚▓,这才躲过了危险。 原来,横在天空中的电线已经开始向接近它的竹子放电,感应电压造成了谢元恒触电,若不是反应快,后果不堪设想。 深山坚守1997年,18岁的谢志勇还在上学,就开始协助爷爷谢运堂和父亲谢元恒义务护线,后来,谢志勇怀揣着梦想南下深圳▓▓。

不曾想工作了才一年,事业才刚刚有了点起色,2006年,平常照顾瘫痪爷爷的母亲患上了尿毒症▓,父亲谢元恒既要护线忙农活,又要照顾爷爷和母亲,实在忙不过来。 谢志勇没有多想,当即放弃了城市生活,回到了父母亲的身边▓,回到了他从小就熟悉▓,爷爷走了大辈子▓,父亲仍然在继续走的弯曲陡峭山路上。 谢志勇心里清楚▓,相比其他人▓,为了护线▓▓▓,谢家的经济来源变得局限的多,除了扎点竹扫帚卖,连出门打短工都只能偶尔为之▓。

而爷爷和母亲的病却需要很多钱▓▓。 谢志勇也曾想过让父亲放弃“义务护线”的念头▓,但在细细思量下还是没有说出口,因为这是爷爷传下来的事业,而父亲又是一名老共产党员,因为他要坚守大山,才不肯搬离大山,才会至今仍孤独地带着重病的母亲独守大山。 于是谢志勇暗暗下定决心▓,爷爷和父亲手中的“枪”他要接过来继续扛下去▓▓。

2008年,湖南发生特大冰灾,谢志勇和父亲每天都要顶着冰雪前往离家3公里的最高点,查看电线结冰的厚度▓,山上满是冰雪,他们只能用手拉着竹子和树木攀爬,不知滑倒了多少次,身上就像散了架,有一次谢志勇手滑没抓住▓,连着滑了十多米▓,最后还是被几根竹子拦住才得以安全。

即便冒着生命危险,父子两却不曾退缩和停歇▓,第二天,父子俩又早早的出门查线了……谢家祖孙三代住的那个叫农管冲的大山坳里,过去周边还住了七八户人家,如今全部都搬出了大山,只有他一家,为了这13公里高压电线的安全▓▓,至今还坚守在大山深处▓▓。

如今,谢元恒的孙女读到了小学五年级▓▓,说到孙女的未来,他说护线的事情可能也就到谢志勇这辈了,孙女将来要嫁人,不会再住在这个山坳里,不过他和儿子会继续坚守下去▓▓▓,站好最后这班岗▓▓。